江河晴朗 - ъlρóρó.Ⅽóℳ 第十三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几人嘻嘻哈哈放学回家,出了校门口,往左刚走过一片水稻田,霍勇就用胳膊肘碰了碰旁边的河朔。

    那时河朔刚骂了陈大军一句傻逼,嘲笑还黏在嘴角,一扭头就看见江家两兄弟在小竹林里面围着江望。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不?”

    一听有热闹,陈大军指甲盖也不咬了,立马像只窜天猴一样,叽叽喳喳的四处打量,同时嘴里念念有词,“哪儿有热闹,哪里?”

    还没等看明白是哪个方向,陈大军膀子才刚架起来抱着,胳膊肘都还没放稳当。

    就这么点间隙,江望就江超推的一踉跄,身旁河朔就跟一阵风一样卷过去了。

    河朔都跑过去了,霍勇和陈大军两人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,后脚跟一离地,立马就麻溜的跟上去。

    干架到最后,河朔几个人自然是没什么事,只有江超下眼睑被霍勇揍了一拳。

    江帆身上基本没什么伤,打起来的时候,他刚抡起拳头要捶河朔一坨子,江望就拿捏住了他。

    对方一用巧劲儿,江帆霎时疼的脸色煞白,一腿软就瘫在旁边了,剩下江超就一对叁,即便都是农村娃子,从小皮实到大了,到底寡不敌众。ρδ①㈧.àsì@(po18.asia)

    一打架,事情就全被拱出来了。

    最后江超不但没让人赔成医药费,要不是江振国拦着唐淑红,江超他妈的脸,铁定要被唐淑红给挠成大花脸。

    当晚回去,两人又被罚跪了,跪在门口听见他妈又开始念念叨叨,河朔头都被念大了。

    想着只要和江望那小子扯上关系,不论好坏都没个好结果。

    真是造孽。

    一起打过架,就算半个兄弟了,加上有河朔在前面牵头引路,后面江超家闹上门,江望也大方站出给霍勇顶下来。

    四人长达好几年的“纷乱”就这样全部都迎风而解了,叁人组变成了“四人帮。”

    期末一考完试,天气热起来,几个人就约着到处撒泼疯玩。

    日历翻到七月初,天气和之前完全就是两个天了,日头一天比一天长,月亮一天比一天来的晚。

    下午,打完猪草,四个人坐在路边柚子树下闲聊。

    时间还早,约摸五点,盛夏日光时间长,滚烫滚烫红日,现在才慢慢摇落到村里最高的大叶桉树梢顶上。

    夏季,柚子树满枝满条都是密密麻麻的叶子,一簇挤着一簇,一片迭着一片。

    金色光照不透,一半被挡在了外面,另一半就从缝隙处漏下来,一层层粘一点儿,像一股绵绵不断的蜜糖,中间是亮亮的金色,外面是浅浅的橙色。

    粘稠又温暖的淌在他们的胳膊肘上,大腿上,还有几滴偶尔会滴落在江望的肩上和脸上。

    在树下呆久了,尤其是现在经过一天太阳的炙烤,隐约可以闻见,微微带着苦味的柚子香。

    河朔不喜欢这个味道,说像医院消毒水味道,闻着让人心里犯怵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没说没什么感觉,还曾笑话河朔是个娇小姐,这也不喜欢,那也不喜欢。

    所以每次,河朔都坐在最外边。

    这两颗柚子树有好些年头了,还是当时村上合作社一起栽的,原本这后面是一大片旱地都是柚子树,后来全部都被砍了,现在变成了水田,只剩下这孤零零的两颗。

    前几年还小,河朔叁个人就像窜天猴一样,围着这两棵树,爬上爬下的。

    裤子和衣服经常被划上好些口子,到处都蹭上柚子树的沥青,后来几个孩子被严令警告不准再去爬树,这才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那时江望还是他们的敌人,几个人就拿铁钉在柚子树的上面暗戳戳的刻:

    江望是猪,江望是狗,江望是小日本···

    --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