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河晴朗 - ъlρóρó.Ⅽóℳ 第十六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今晚家里该霍勇和叁妹喂猪做饭,河朔叁人就早早的在家里收拾好,带上自家的木凳子去了合作社公家坝前占位置。

    每月农历十五,每晚上六点,会有放电影的过来。

    其中好些电影都放了好几遍了,即便河朔好些都能背出大部分台词了,他还是喜欢看这玩意儿。

    更确切的说是喜欢热闹,还有馋旁边卖的麦芽糖。

    这卖麦芽糖的老爷子,干这手艺好些年了,逢场就在剪头发门口支个小摊,那些等着大人剃头发的小孩子,那能有大人的定力坐不住,也等不了。

    时间才过芝麻大小,就哭着闹着要回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大人们被逼无奈,就铁定要‘花钱消灾’卖点什么来,糊弄住他们哇哇大叫的小嘴。

    麦芽糖就是不二之选,便宜又香甜,买上一根,孩子高兴,大人也乐意,还能安安心心的把头发给收拾好。

    再者遇上孩子剪头发,嘴里给他咬上一根。

    他一嘴巴,一心思全在手中糖上面了,这剃头自然也利索。

    小时候河朔每次剪头发没少吃这玩意儿,后来他见放电影也会过来,那可真是高兴坏了。

    麦芽糖都是被装在一个瓷盆里面,上面盖着层层白棉布,大红牡丹朵朵开,瓷盆外面左右各一组,往里瓷面被拾掇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边儿上锃亮锃亮的泛光,往下粘稠又黄澄澄的麦芽糖装满了大半瓷盆。ρδ①㈧.@sì@(po18.asia)

    一分钱一坨,两分钱两坨,短竹签子被削得光溜溜的,整齐码放在竹筒里。

    麦芽糖一搅上去,随着两根竹签来回翻滚,没多久糖丝就出来了,里面亮晶晶的糖水气泡也吹起来了。

    越甜,银丝韧性越好,拉扯间的银丝甜味,飘过就拽住人的舌头不放。

    银丝里夹着蜂蜜的粘稠,绵甜四溢,光是眼睛瞧着,嘴巴就发紧,搅得你抓心挠肝的,无论如何都想尝上一口。

    尽管吃了好些回数,每次只要舔上一口,河朔心尖儿都像是泡在蜜糖罐儿里。

    不过他一旦晚上吃糖,又不漱口,好几次都牙疼。

    每次一疼王秀珍就既心疼又发火,先用门背后的竹条抽几条,再让他张嘴看看。

    以至于后来,王秀珍好几次都不允许他去看电影了。

    这个情况直到他和江望重修于好,他妈拜托江望,让他要是发现河朔又买麦芽糖吃就回来告诉她,河朔才又可以重新释放。

    眼下江望正坐在凳子上,盯着后面师傅捣鼓他放电影的玩意儿,偶尔瞥一眼,在不远处眯眼吃糖吃的一脸满足的河朔,心里还是有些负罪感。

    今晚放的是林海雪原。

    “唉~没意思,啊~”

    河朔边说,边伸个懒腰。

    也对,来的目的都达到了,当然没意思。

    江望瞟了一眼耷拉着眼皮,懒懒散散的河朔。

    才看不到十分钟,河朔就实在是坐不住了,砸吧砸吧嘴巴,然后努力用舌头吸气,再回味回味麦芽糖的香味。

    百无聊奈中转向右边,见陈大军正和邻居小孩聊得正起劲,转向左边,江望一本正经的看着幕布。

    要不是偶尔眨眼,河朔都快要怀疑他是不是木偶子。

    偏头看了好一会儿,发现这人眼睫毛好长,虽然不密。

    伸手摸摸自己的,虽然很多,就像自己头发一样多,但短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眨眼睛时候,根根分明的就像是中医师傅针囊里面的银针又细又长。

    不对,应该像是·····

    河朔沉思间隙,江望微微侧脸看了他一眼,见他好像陷入了沉思模样。

    江望只好把那句到嘴边的,我们回去,给咽了下去,扭过头继续看。

    夜色渐浓,天气越来越黑。

    刚演到杨子荣大摆百鸡宴,准备配合奔袭而来的小分队和民兵,里应外合消灭座山雕,突然小炉匠也来到威虎山想要揭穿杨子荣身份,就在这紧急关头。

    江望都能把接下来剧情倒背如流了,甚至连演员表情和站位,都能先一步在画面出来之前,浮现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可因着电影背景音乐氛围烘托,江望心情还是微微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正当小炉匠眼看着就要说出秘密,江望脊背比之前挺得更直,不自觉将肩膀往下压去,呈现出一笔直水平线。

    哪成想刚坐好,左边肩膀上就猛地受到重击,肩胛骨处被磕撞得生疼,吓得江望不自觉轻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--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