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点的咒灵无害化服务已送达 - 第 67 章 1k5收藏加更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日车宽见有些迷茫地看着身后的巨大“咒灵”。

    新的……咒灵演员?但是它手上为什么抓着法官用来判决的审判锤?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,他莫名对这个“咒灵”感到一丝亲切。

    七海建人在最初的惊讶过后,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伴生式神吗?而且看上去强度不低,令人惊讶的天赋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住他身后的式神。

    让普通人觉醒术式这件事仍然是一个秘密,他们没想到居然有人第一天觉醒术式就会闹出这么大动静。

    还好日车宽见比较敬业,每天都会提早来到剧院,现在还没到上班高峰期,看到这个式神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七海建人沉稳地说:“日车,请跟我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日车宽见点了点头,但是表情仍旧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虽然此时剧院人不多,但是他们走到顶层办公室这一路上仍旧遇到几个人。

    两个演艺部的女孩子从排练室出来,正巧撞上他们。

    “七海先生,还有日车先生,早啊~”

    她们是舞者,有些动作不是很熟练,所以提前来到剧院,在正式排练前多练习一会儿。

    两个女孩子都戴着眼镜,一眼看到面前那个陌生的“咒灵”。

    “七海先生,是新的咒灵演员嘛?”

    七海淡定点头:“是的,不过还未正式决定是否启用,所以请暂时保密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孩子满口答应下来,看着七海建人一行人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,七海先生跟闷葫芦一样,平时从来不跟我们打交道,今天怎么主动把日车叫过去了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……难道是他们也想辞退日车先生?毕竟以前出现过那样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巨大的黑色式神寸步不离跟在日车宽见身后,只是因为他跟七海建人离得近,在外人看来,那个式神就像跟在七海建人身后一样,不仔细看的话发现不了这其中微弱的距离。

    敲开办公室大门,夜蛾正道正在浏览手中的剧本。他看到来人,以及跟在最后面那只式神,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日车宽见在这一路上,也发现了这个式神与自己奇妙的联系。

    “夜蛾先生,请问这个咒灵是……我的吗?”他语气有些不敢置信,虽然感受到与它的联系,但这个猜测实在太魔幻了。

    他活了三十来年,难道还能基因突变觉醒为咒术师不成?

    高专早已编好了他们觉醒的理由。

    夜蛾正道推了推眼镜:“人们一直处在咒灵浓度偏高的环境下,偶尔可以看见咒灵,少部分拥有咒术师才能的人,甚至能够觉醒术式成为咒术师。你现在应该就是后面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觉醒术式……

    日车宽见看着“咒灵”手中拿着的审判锤,心念微动。

    “这个咒灵是我的术式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夜蛾正

    道回复道(),“不过这不是咒灵?()?『来[]_看最新章节_完整章节』(),而是式神,你的伴生式神。”

    审判锤……伴生式神……

    日车宽见心念一动,下意识握住那柄审判锤,仿佛心里有个声音呼喊他应该这么做。

    身后的式神随着他的动作,双臂猛地展开,两个外表酷似正义女神雕像上的天秤,出现在它双手上。

    式神的双眼被缝上,就像蒙住双眼的正义女神。

    它的嘴巴一开一合。一个庄严肃穆的声音回荡在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审——判——”

    夜蛾正道问道:“拿到锤子后,有什么感觉吗?术式觉醒后,会将大致的使用方式和术式属性刻印在灵魂上,跟着你现在的直觉走就好。”

    日车宽见确实感受到了这柄锤子的作用是什么:“我的术式好像是……审判。但是我不知道怎么使用……”

    七海建人思考一下:“你试着用锤子敲桌面试试看?”

    法庭上不都是这么使用的吗?

    日车宽见向前走几步,拿着锤子在夜蛾正道的办公桌上轻轻一敲——

    无事发生。

    看来是使用方法不对。

    夜蛾正道眉头紧皱思考着。审判的话……光有法官肯定是不够的,莫非是因为现在缺少被审判者?

    肯定不能随便拉个人当那个被审判的对象,不过刚巧,他们高专里恰好有一个尚未处置的罪犯。

    不过在此之前,还有一些事需要提前说明。

    夜蛾正道拿出一副新眼镜,这个眼镜款式与发给剧院职工的眼镜不同。

    “虽然突然觉醒成咒术师,你可能会有些紧张。不过请放心,我们会确保你的安全。这是与你手中那副眼镜功能相反的咒具,戴上它之后你就看不见剧院之外的咒灵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大家都已经知道普通人看到咒灵很危险,这些被标记者中肯定有人不愿意从事咒术师这么危险的职业,如果让他们看见咒灵,会感到恐惧,产生排斥心理,所以首先需要确保他们能够尽量维持原来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现在觉醒了术式,如果你愿意的话,可以接受咒术师培训。当然,你可以把咒术师当成副业,继续去做喜欢的事情。如果你不想成为咒术师的话,三个月后我们可以帮你消除身上的术式。”

    夜蛾正道停顿一下,担心对方仍旧害怕,于是继续补充:“唔,因为消除术式需要准备时间,如果还是担心安全问题,这三个月内可以在下班之后与值班的咒术师一起回高专居住,包吃住,这期间的薪水翻倍。”

    日车宽见盯着自己的锤子。

    成为咒术师吗……这会是自己追求的新的道路吗……

    而且即便成为咒术师,他依然可以当一名律师,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我想接受咒术师培训。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答应的很痛快,夜蛾正道心理悄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太好了,如果咒术界可以靠这样的方式培养一批愿意主动成为咒术师的人,一方面可

    ()    以加快与普通社会的融合,另一方面也能解决咒术界现在人手不足的状况。()

    “好的,不过这件事是咒术界尚未对外公布的消息,所以你变成咒术师这件事不能跟任何人说。”夜蛾正道拿出一份文件,“这是保密协议。”

    ?本作者橘子诗提醒您最全的《您点的咒灵无害化服务已送达》尽在[],域名[()]?『来[]%看最新章节%完整章节』()

    日车宽见接过文件一看……啊,居然还是自己写的。

    他入职第一天的工作就是起草这个保密协议,眼前的协议只是把保密内容更改了一下。

    怎么感觉,咒术界很缺人呢?他不会一脚踩进火坑吧……

    夜蛾正道心虚地咳嗽一声:“当然,如果接受咒术师培训后,发觉自己不适合,也可以自由退出,我们会帮忙取消你的术式。”

    日车宽见将心中杂七杂八的念头清空。目前他在法律界处处碰壁,想维护自己心中的正义,目前只能来咒术界碰碰运气了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高专审讯完加茂秀司后,尚未处刑。

    比起给他一个痛快,五条悟更想把他丢到加茂家主面前看戏。

    不过由于高专目前的行动需要保密,不能把加茂秀司放出去,所在目前暂时将他关押在高专的禁闭室里。

    他所犯下的罪行证据确凿,现在拿来充当日车宽见的审判对象刚刚好。

    抵达高专时已经接近中午,高专的同学和老师基本都在外出任务中,只有家入硝子和把工作都推给别人的五条悟在学校里。

    两人听说他的术式后,都挺好奇,跑过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五条悟亲自把加茂秀司从禁闭室拎出来,带到操场。

    夜蛾正道询问道:“正式的法庭是怎样的?以防万一我们可以尽量模拟一下法庭。”

    日车宽见望了望周围:“唔,正式法庭的话,我们现在人数是不够的,但有几个重要职位可以由大家暂代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迅速分配好了大家的角色:

    法官:日车宽见

    原告:五条悟

    被告:加茂秀司

    公诉人:家入硝子

    原告律师:夜蛾正道

    被告律师:七海建人

    五条悟兴致勃勃:“好像很有趣的样子~”

    夜蛾正道:……

    “行了,快点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搬来几张桌子,在操场上玩起了简易版的模拟法庭。

    日车宽见看着像幼儿园过家家一样的法庭,内心有些怀疑……这真的有效吗?

    五条悟清了清嗓,装作十分严肃的样子:“我举报加茂秀司与咒灵勾结,残害人类。”

    家入硝子懒洋洋接话:“证据确凿,公诉……什么来着,啊不管了,都通过,通过。”

    日车宽见看着话术错漏百出的两人:……

    罢了,反正无论从什么地方来看都不正规,如果我的术式需要精确模拟法庭,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……

    他接过式神递过来的锤子,高高扬起。

    在锤子落下去的那一刻,身体内突然涌

    ()    出一股奇异的力量,瞬间遍布四肢百骸。()

    力量流至大脑,他感到从未有过的神智清明,就像脑中的每一个零件都浸泡在薄荷提取液中,然后冷风一吹,一种极度清爽舒适的感觉从大脑中爆发开来。

    ?橘子诗的作品《您点的咒灵无害化服务已送达》最新章节由??全网首发更新,域名[()]?『来[]@看最新章节@完整章节』()

    大脑里,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告诉他该如何去做。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审判锤落。

    “领域——诛伏赐死。”

    在场其他人:???

    五条悟一惊,抬了抬眼罩。

    家入硝子嘴巴微张,过了好久吐出一个词:“6.”

    起猛了,听到第一天觉醒术式的人说领域展开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秒,周围的操场景色一变,变成了法庭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观众席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,现在的新人都这样恐怖是吧?

    日车宽见和加茂秀司分隔于审判席两侧,而其他人,无论之前分配到的角色是“律师”还是“原告”,全都被传送到较远的观众席上。

    日车宽见看到周围的场景,脸上并没有惊讶的神色。虽然他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场景,但对这里却莫名感到很亲切。

    他看着面前被吓傻了的被告,顺着直觉继续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开庭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身后的式神举起双手的天秤。

    一个信封凭空出现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日车宽见面色突然一变,脸色突然阴沉下来,浑身散发着低气压,眼中展露出一丝杀意。

    夜蛾正道感到对方的状态不对,从震惊中回神:“发生什么了?”

    他向前走几步,然而还未靠近两人,就被自动传送回观众席。

    日车宽见感应到了夜蛾正道的动作,解释道:“庭审过程,好像不能被打扰。”

    五条悟伸手触碰了一下观众席上的围栏,在心中判断着。

    这是术式必中的领域,他的手指能够直接碰触到围栏,无下限果然失效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领域显然只是一个初始领域,如果自己也发动“无量空处”,两个领域相互挤压对抗下,对方并不是自己对手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这样,依然很让人惊叹了。咒术界能够使用完整领域的仅有几个特级咒术师,面前这个人,拥有极高的咒术师才能,如果接受培训,也许很快就能达到特级水准。

    五条悟嘴角微微勾起,继续看着面前的庭审。

    加茂秀司在最初的惊慌下,马上感觉到身体传来的异常,随后表情一阵欣喜。

    在之前对的关押中,五条悟对他使用结界术,封印了他的咒力。但是现在,他身上的封印解除了!

    他四下张望,看到刚才还在自己身边的五条悟被传送到观众席,心中迅速做出判断——不能直接逃跑!五条悟在现场,无论怎么逃跑都会被追上!

    只能用面前的人当人质!威胁五条悟停止追踪!

    加茂秀司翻过被告席的围栏,冲向日车宽见。然而他的术式在即将命中对

    ()    方时,却突然消散了!

    他一愣,下一秒被自动传送回被告席。

    日车宽肩淡淡说道:“庭审过程中禁止使用任何暴力。”

    “审判者,请开始。”

    一道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名为“审判者”的式神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加茂秀司,涉嫌于2018年11月7日,买通雇佣兵,在银座商圈播放贞子录像带,间接导致数百名被传送至移动迷宫的普通人死亡。”

    观众席上正理性分析着术式的众人:啊??

    等等?还有这种事?

    五条悟吊儿郎当的坐姿一下子挺直了。

    刚才他们模拟法庭的时候,明明起诉的是勾结咒灵这件事,他们也以为现在会审判这件已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怎么突然牵扯到银座时间了?难道他本人未知但客观存在的罪行也能被审判?

    这个能力不就相当于读取一个人的过往经历吗?

    他们之前审判加茂秀司的时候,只审问了有关羂索的下一步计划,没有往之前发生的事情去想,没想到贞子录像带的事居然也是这混蛋搞的鬼?

    高专众人看着加茂秀司的眼神不善起来……

    日车宽见举起手中的信封继续说道:“审判者知晓领域内所有人的经历,但是不会与我共享这些情报——除了我手中这份‘证据’。”

    “这份证据是审判者根据现场发生的情况递交给我的,但是证据并不一定能证明你有罪,你有一次机会为自己辩护,争取无罪判决。相应的,我也有一次机会根据这份证据的内容反驳你的观点。审判者会根据我们两人的发言,严格按照日本六法做出判决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选择沉默、坦白、否认,可以进行虚假辩护,也就是说谎。但是这份证据是一切审判的基础,你的谎言如果与证据冲突,审判者将以证据呈现的内容为准。”

    “下面,请开始你的自辩,如果不说话,将默认为选择沉默。”

    观众席上的人对这场审判充满好奇,脸上满是兴味。

    嘛,虽然日车宽见无法与审判者记忆共享,但这不打紧。审判一次无法把对方老底挖空的话,多审几次就可以了,早晚能把这人做过的所有坏事都抖露出来。

    加茂秀司迅速分析着对方的术式。

    这一大段讲解让不懂普通法律的他一时间有些眼花缭乱,但他抓住了关键点。

    【为自己进行无罪辩护。】

    如果最后被审判有罪,想也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这个咒术师闻所未闻,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但是有一点他认知清晰。

    对方有领域,而他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定处于天然劣势方,只能想办法钻这个领域规则的空子。

    他沉思片刻,开口道:“移动迷宫事件与我无关,那时我人在加茂宅邸,加茂家的护卫队有许多人都看见过我,可以为我作证。”

    日车宽见慢条斯理打开信封,拿出三张

    照片。

    “你凭借加茂家的财力,于银座事件发生的前一天,找到一名雇佣兵让他为你效力。第一张照片拍摄于华景私人会所的包间里。虽说这些私人会所对外宣称保护所有客人的隐私,但出于某些原因,他们会在包间设置隐秘摄像头。这张照片便是由此得来。”

    “从照片上可以清晰看到包间里只有你和那名雇佣兵,桌子上放着一箱钞票和贞子录像带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张照片拍摄于银座控制中心,那名雇佣兵伪装成职员,手中拿着第一张照片中的贞子录像带,将其播放在led屏幕上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你想狡辩说两份录像带只是刚好外形相似,那么请看下一张照片。”

    “那名雇佣兵想必不清楚里面是什么内容,在播放的同时也因为好奇观看了那个录像带,死在移动迷宫里。由此,唯一能指控你的人被灭口。不过你仍旧忽略了一件事,那就是录像带上的指纹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为加茂家长老之一,位高权重,警方系统里没有你的指纹信息。再加上你明白这件事牵扯咒术界,只会用咒术界的方式解决,根本用不上警方那套办案方法,他们只会怀疑那名雇佣兵是诅咒师,根本联想不到你。所以你把录像带递给他的时候,便没有处理上面的指纹。”

    日车宽见将第三张照片展示在他面前:“左边是警方提取出的全部指纹,右边是在这场审判中,审判者亲自提取出的指纹,两者相匹配,这足以证明前两张照片上的录像带就是同一个——贞子录像带。”

    五条悟吹了声口哨:“精彩~”

    随着日车宽见将三张照片摆出来,加茂秀司脸色十分难看:“不,我没有……这一定是巧合!只是巧合!!”

    然而不等他继续说下去,日车宽见身后的式神突然暴起,原本低沉的声音变得尖锐。

    【有罪!】

    【没收!!】

    【死刑!!!】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转变让观众席上的人收起了看热闹的姿态,目不转睛盯着审判现场。

    日车宽见手中的审判锤微微发光,在所有人注视下迅速转变形态。很快地,一把锋利的长剑代替审判锤出现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【处决!!!】

    五条悟注意力全部放在那柄剑上,立刻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夏安,消除领域!”

    这大概率是某种必死术式,加茂秀司还有用,不能现在死。

    上条夏安会意,立刻摘下手套接触地面,法庭逐渐消失,周围的景色回归到原来的操场中间。

    然而日车宽见手中的长剑并没有消失,他目光愤怒,挥舞着长剑冲向加茂秀司。

    上条夏安身边传来一阵风,下一秒,原先在身旁的五条老师闪现到操场中间,一脚踩着加茂秀司,再握住日车宽见的手腕,阻止他继续挥刀。

    日车宽见手腕一痛,用力挥开五条悟的手,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五条悟仅是暂时拦截,顺带控制住加茂秀司,并未想过伤害对方,便没有进

    一步的攻击举动。

    然而日车宽见的状态却很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面目有些狰狞(),双眼愤怒地瞪着五条悟:“为什么要阻止我??他可是害死几百人的幕后凶手!!”

    逻辑紧密的审判程序?[()]?『来[]+看最新章节+完整章节』(),绝对公正的审判者。

    这就是绝对正义的审判,是他来到咒术剧院所寻求的方向!

    然而为什么要阻止他?!难道即使是咒术界,也无法容忍绝对公正的司法吗?!

    他情绪有些失控,整个人处于崩溃边缘。

    “请冷静。”观众席的其他人也跑过来,上条夏安试图让对方冷静下来:“我们并不是为了救他,而是他身上还有许多重要的情报。”

    日车宽见稍微冷静下来,但他举着长剑,仍未放松警惕:“情报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夜蛾正道解释道:“在刚才那场判决里,审判者说的那条罪证是我们尚未知晓的情报。他是一名诅咒师的属下,那名诅咒师现今仍在背地里策划着针对全人类的阴谋,涉谷事件和移动迷宫就是那名诅咒师策划的。我们想通过加茂秀司知道那人的其他情报,所以他暂时还不能死。”

    日车宽见带着一丝不敢置信:“他不是因为银座的事被关押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五条悟回道,“你的术式可以对同一个人重复进行审判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……”日车宽见点头,然后整个人又沉寂下来,心中有些懊悔,“抱歉,是我刚才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上条夏安知道面前这人过往的经历,所以十分理解,他笑了笑:“没关系,你的术式在咒术界可以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,并且我们保证,只要你在高专,没人能干涉你的审判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日车宽见似有触动。

    他依旧像以前以前,双眼睁大地看着眼前的事物。

    【没人能干涉你的审判。】

    他面朝高专一行人,郑重鞠躬。

    这反倒给上条夏安整不会了,有些慌乱地要去扶他,但是对方的身体却如松柏一样坚定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本质是黑暗的,看得越清楚,越能从各种炫目虚伪的光影中发现黑暗的本质。于是随着一次又一次可笑的审判结束,他的眼中就连最后一点虚伪的光芒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然而突然觉醒的术式就像摘下眼罩的正义女神,为他投射出一道真实的光芒笼罩在身上,重新为他指出前进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这场审判对我的消耗并不大,如果你们需要,我可以立刻开始下一场审判。”!

    ()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