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满(兄妹骨科,1v1) - 第三章瘙痒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坐在车内,夏满打开手机,对着那条没有回复的消息发呆。

    “王叔,”夏满抬头,轻声询问,“昨晚……叶凛是不是回来过?”

    “啊,是。”王叔通过后视镜看了夏满一眼,点点头道,“先生回来取了个文件,然后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取文件吗?”夏满望着车外的街景,“取文件让李秘书来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王叔笑笑,“那我也不太清楚了,或许是很重要的文件需要亲自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夏满垂下眼眸,倏忽也笑了笑,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到教室的时候已经上课一段时间了,夏满自顾自地走到座位前坐下来,对上斜后方的视线,很快地就撇了开来。

    包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,夏满打开手机,是李雨泽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今天不来了,昨晚没回消息,我很担心。”

    夏满微微侧头,感受到身后的目光,没有理会,将手机放进抽屉里,打开书听起了课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李雨泽是这个学期刚转来的,按理说学期中途转来不算是什么新鲜事,何况是这样的国际高中。不过原本他应该待在C班,好像是托了关系才来的B班,也就是和夏满一个班级。

    夏满本就独来独往,在学校没什么好朋友,这一点就好像是叶凛,两个冷淡的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,说得上的话一年都不超过几十句。

    一进来李雨泽就对夏满格外照顾,夏满没有谈过恋爱,也就是情窦初开的年纪,对于这样活泼帅气又热情的男孩子自然是难以招架的。

    瞎了眼了。夏满心想,在课本上画了好几个叉叉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夏满,你没事吧?”下了课,还没来得及去上个厕所,李雨泽走到了夏满的身后。

    女孩儿没有回应,只是沉默地起身走出教室。

    身后的少年一头雾水,两三步赶上去,抓住女孩儿的胳膊又问道:“你怎么了?为什么不理我?”

    突然的触碰让夏满吓了一跳,这样被抓着胳膊的感觉,让她突然回想起了当时死前的情形。她有些恐慌地往后退了两步,对上李雨泽的视线。

    懵懂,疑惑,带着少年心气的高傲。

    是了,就是这样的男孩,让她坠入了情网。

    李雨泽也被吓了一跳,不知道为什么夏满的反应这么大,“不好意思,我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女孩儿咬着牙,平复心情,“我去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转身离开,留下李雨泽一个人站在原地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夏满有意与李雨泽疏远距离,从前的欢喜在他手中断送无疑。

    女孩儿躲避着少年的目光,那种虎视眈眈的感觉,让她觉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是有目的的,她想,李雨泽接近她,从一开始就是有目的的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中午,大家都在午休,夏满没有睡意,坐在座位上托着腮发呆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窗外,李雨泽正与班导在走廊上沟通些什么,夏满将手伸进包里,摸到了那个礼盒。

    两个人聊了没多久,班导走了,李雨泽正准备走进教室里,女孩儿立马起身,将礼盒递给了少年,轻声道:“谢谢你的礼物,但我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李雨泽又是一愣,觉得今天的夏满有点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昨天你收下了的。”他问,语气中尽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毛绒玩具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。”夏满轻声道,她垂着眼眸,没什么感情。

    “那我过两天换一个礼物送你?”李雨泽没有接过礼盒,笑了笑又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觉得我们当朋友同学就好了。”夏满摸了摸鼻子,生怕又开始喘。

    像是听懂了夏满的话外之音,李雨泽有些不知所措,他看着眼前的礼盒,又看看眼前的女孩儿,始终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两个人沉默间,走廊的尽头走来了四个人,其中三个人拥簇着在他们中间的那个高大男人,仨人低头哈腰的模样,尽是谄媚之色。

    男人抬起头,一眼就看到了走廊上的两个人。他眉头微蹙,嘴唇抿成一条直线。

    “你拿着吧。”夏满有些不耐烦,觉得现在的李雨泽和记忆中的不一样了。但她不知道,在李雨泽的记忆中,夏满也变得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强硬地将礼盒塞到少年的手中,夏满想转身离开,男人已经走到了他们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怎么没去午休?”其中一个领导压制声线微微呵斥道,生怕俩人耽误他们的巡视,“快进去休息,下午上课不要瞌睡。”

    夏满没有回答老师的话,只是抬头去看身侧的男人。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,扣子没有扣上,略显慵懒,传来的眼神却是凌厉相当。

    心下有些紧张,女孩儿喉管发痒,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吃药了吗?”叶凛问,伸手将夏满身上的校服外套拢了拢。

    “吃、吃了。”其实还没吃,只是胡乱搪塞。

    李雨泽抬头去看叶凛,将手上的礼盒暗暗捏了捏,又看向夏满。

    女孩儿因为咳嗽而两颊有些发红,视线落在脚下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叶凛没说话,只是将目光瞥向了接收礼物的男孩儿,眼神犀利又冷淡。

    “好好休息,不舒服给王叔打电话,他来接你。”半晌,男人好似随意地撂下这么一句话,带着其他领导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趴在课桌上,夏满回想着方才男人说的话。

    上一世压根儿没这回事,又或者说,没有夏满把礼物还回去,也不会有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在这个班级,有人知道她的身份,但不多,以至于方才的几个领导也有不知道夏满的。

    当时夏满刚到叶家的时候也就刚刚初中毕业,好的高中肯定是没戏了,是托了关系夏满才进的这样一个国际高中。至于为什么能进来,当然是因为叶凛在这所高中的股份了。

    李雨泽是知道的,因为他有一次看到夏满放学之后上了车,他们家与叶家有点世交关系,自然认得那是叶凛的迈巴赫。

    也不算尴尬,就是担心李雨泽还会对她胡搅蛮缠。她实在是怕了,抚摸着左手腕,前世的伤疤历历在目,让她觉得可怖。

    李雨泽有一个爱宠,是一只罗福梗,长着一身灰褐色的毛发。上辈子夏满跟着李雨泽搬进他家,让她照顾爱宠的吃食以及玩乐,夏满有哮喘,对狗毛过敏,时常需要一边服药一边照顾,让她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李雨泽不喜欢她,她知道,他对罗福梗的爱是夏满永远无法企及的。跟一只狗争宠,夏满心下苦笑,可怜啊。

    所以她知道李雨泽这次送给她的礼物,其实是被他的爱宠玩过的,上面的毛发她一定不会认错。狗不玩的玩具送给她,更可怜了。

    心理酸涩,夏满换了个方向趴着,又回想着男人的话。

    不舒服就让王叔来接回家。王叔是叶凛的贴身司机,大部分叶凛的出行都由王叔来驾驶,很少是叶凛他自己开车出门的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王叔一早就等着夏满,像是在守候着什么。原本应该在公司的王叔却出现在家里,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昨晚王叔把叶凛带了回来,而后叶凛自己又开车回公司了。其他的,夏满想不到了。所以她才会问是不是叶凛晚上回来过,竟是不错。

    会不会有些小题大做?夏满想,虽然哮喘是复发了,但这一次也是意外,以后多多注意便是了,没料到叶凛居然怎么上心。

    女孩儿闭上眼睛,眼前回想着男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哥哥,心下轻唤,就像羽毛一样瘙痒。

    她有一个好哥哥。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