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点的咒灵无害化服务已送达 - 第 66 章 3k营养液加更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上午的面试顺利结束,中午剧院为面试者提供了午餐。五条悟十分阔气地在银座一家居酒屋定了几百人份的定食,包括上午面试结束的人也有份。见面会中展现的咒灵暂时被安置在多功能厅,上午面试结束的人可以自由参观。

    除去组织大家领取午饭的同学们,剩下几个高专管理人员连带着上条夏安聚在顶层办公室。

    夜蛾正道看着那几个品行不端的被标记者的资料,开口道:“其他被标记者都安排了岗位,就剩下这几个,大家怎么看?”

    家入硝子毫不客气地回道:“给这些人改造大脑,也只会变成诅咒师吧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品行不端的人是她今天上午碰见的。除了规定区域外,剧院其他地方是禁止拍摄的,那人携带一个微型摄像机,试图走到禁止入内的地方拍摄并窃取眼镜咒具,被家入硝子恰巧碰见。

    本来她想直接把人赶走,没想到这货居然也被标记了。

    夏油狐也在旁边冷笑:“这种人渣,你们还管他死活?”

    二年级的班主任日下部笃也皱眉,有些不赞同他的观点。他不是同情那群人渣,而是担心其他人会被牵连:“但如果不管他们,一旦他们被咒物附身,可能会伤害到更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夜蛾正道也是担心这一点,于是点点头:“没错,这是重点。”

    人渣死了就死了,那么多死在咒灵手中的普通人救都救不过来,他们哪有精力担心这些人渣的生死。但是这些人渣一个个都是定时炸弹,随时可能爆炸牵连其他人,这就不得不考虑了。

    大家有些苦恼。其实对于这些定时炸弹,咒术界是有解决方案的,他们可以把这些人统一关押起来,只需要向普通人社会的政府部门说明情况即可。

    但这个方案暂时只能通过咒监会,走官方渠道执行。这些人都是普通人,他们高专不能擅自关押,如果真这么做了,那就不是关押,而是“非法囚禁”了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他们搜寻被标记者的工作还在继续,今天来剧院面试的人,只是其中一部分,更多的被标记者尚未找到,所以在确保被标记们都能抵抗咒力侵蚀前,这件事需要保密。

    咒监会不知道被羂索渗透成什么样子,把这事告诉咒监会,基本相当于直接告诉羂索。

    上条夏安提议:“我们先把其他被标记者找到,确保其他人都能抵抗咒力侵蚀后,再改造这些人?到时候即使走官方渠道关押他们,影响也不大。”

    五条悟摇头:“恐怕我们根本无法找到所有被标记者。除了东京之外,这几天我还去了京都、仙台、北海道等地,都在当地发现了被标记者。羂索布局这么多年,恐怕他的标记范围是整个日本。也许不等我们找到所有被标记者,就被他发现了。所以已经找到的这些不能放任不管,能管控起来的都要管控起来,尽量减少受害范围。”

    自从他们那天从医院回来后,五条悟将伏黑津美纪转院的事情安排好后,跑到日本各地的都市怪谈附近观察

    人群,果然发现了其他被标记者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之后他们会更加繁忙。

    东京第一剧院成立之后,五条悟计划在其他地区也建立类似的咒术界单位,比如展览馆、书店等等,尽量将分散在各地的被标记者集合起来统一监控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他们这边的动静太大,羂索只要来这些单位逛一圈,就能发现到处都是自己标记过的普通人,到时候肯定会暴露。五条悟也是在赌,凭羂索那么胆小的样子,除非是迫不得已,否则是不会轻易来他五条悟建造的地方参观的,所以留给他们的时间还算充足。

    监管全部的人可能困难了些,但是能救一个是一个。

    这些人渣留在剧院不合适,放在外面也不安全,派人单独监视他们又没那么多人手。怎么才能隐秘地让他们处在高专的监视范围?

    上条夏安陷入苦恼,他把咒术界之外的方案也想了一遍,比如找一些他们的违法犯罪记录,然后联系工藤同学目暮警官他们,让警方把这些人收押。

    但是他很快排除了这个方案,他们一旦觉醒术式,警方的看守所和监狱根本关不住这些人,还会造成警方的伤亡。

    必须是他们咒术师能亲自监视的区域……看守所不行,那还有……对了,医院!

    上条夏安想起之前伏黑津美纪一直待着的地方!

    “医院!”他有些激动地喊出来,“之前伏黑姐姐因为羂索的咒力,体力不支陷入昏睡。我可以把这些人的身体素质改造到无法承受羂索的咒力,如果他们像伏黑姐姐一样陷入沉睡,是不是就证明他们体内有咒物?!然后其他身上只有标记的那些人我们可以大可以放任不管!”

    羂索为了一次性发动无为转变才留下这些标记,现在他没办法获得真人的术式,这些标记其实已经没用了。如果能确定被标记的这些人体内没有咒物,他们与正常人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五条悟皱眉,身体改造需要耗费上条夏安很大精力,上次只改造一个人,上条夏安在医院睡了整整一天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,之后像这样的人渣还有很多,小夏安,如果你在疲惫的时候遭遇危险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上条夏安连忙解释:“不不不,上次我那么累只是因为想把伏黑姐姐改造的尽量完美,如果只是稍微降低一点身体素质,不会像上次那样累的。而且目前只有三人需要这么验证,人数不多,我完全能够做到!”

    “确定没有逞强?”

    上条夏安手掌朝天:“我发誓,真的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五条悟眉头松开:“那好,这几个暂时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不过改造全身终究是有些费力,把他们身体素质降低后,就不用麻烦小夏安再改造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样也挺好,身体素质降低之后,这几个人渣也没有力气祸害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下午的面试主要与剧目相关。除了演员之外,舞者、乐手、编剧、作曲、灯光师等等凡是与舞台相关的,都放在下午面试,面试人数是上午的好几倍。

    朝日新闻的直播采访将会持续一整天的,下午继续由胖达作为向导,带记者参观面试现场。

    其中一部分面试直接在大剧场进行。

    记者拍摄着舞台上的表演者,不由得感叹:“有好多熟悉的面孔呢。”

    剧院在招聘广告里特意强调了“喜剧演员”优先,所以现场来了很多有名的脱口秀演员和搞笑艺人,甚至是一些搞笑综艺常驻嘉宾也过来凑热闹了。

    【516L:看到了千叶直也哈哈哈哈哈,他这一身小丑装可太经典了。】

    【517L:哇,那个负责面试的是xx导演吗,他现在是被录用了吗?】

    【518L:楼上一看就是上午没来,他们说了,导演是上午面试的,中午就公布录取名单,然后直接负责下午的面试。】

    【519L:笑死,能感受到他们真的很缺人。】

    【520L:诶?坐在第一排最右边的那个白发小哥哥也是来面试演员的吗?刚才只看到一个模糊的侧脸,但是感觉很好看诶。】

    【521L:好看有什么用,他们要喜剧演员。】

    【522L:他们说喜剧演员优先,但又没说只要喜剧演员,其他类型的艺人应该也要吧,我好像看见我以前追过的小糊豆了。】

    演员的面试需要很长时间,所以五条悟和上条夏安两人干脆先来大剧场,一起确认这些人中有没有被标记者。

    他们坐在第一排角落,仔细打量着所有艺人。

    “五条老师,有吗?”

    “有,不过不多。”

    五条悟摘下眼罩,视线在人群中游移。

    上条夏安松了口气,艺人的话,应该很好安排岗位。毕竟一个剧目既需要主演也需要龙套,能力一般在台上打个酱油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舞台上,下一位面试者登台。

    上条夏安看到这人的穿着,脑袋后仰,露出地铁爷爷看手机一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那人穿着右半身赤/裸的超人服,腰带和衣服中间的“S”被一个笑脸取代……他上台的时候还是从左侧上台,直接把没穿衣服那半个屁股对着台下……

    嗯,这种审美对于人类来说,还是太超前了……

    那人走到台上,双臂张开比了一个奥特曼的姿势:

    “大家好!我是搞笑艺人高羽史彦!”

    台下的面试官们表情也有些一言难尽,不过还是很耐心的继续让他展示:“请开始你的表演。”

    “我准备了一段脱口秀——搞笑艺人的日常生活!”

    每人表演时长为三分钟,高羽史彦自信满满,一边跳来跳去一边开始讲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再次一个前空翻在台上劈了个叉,上条夏安扶额。

    身手倒是挺灵活,但是这个表演内容……已经过去两分钟了,他依然在枯燥无味地讲着日常生活中的琐事,不知是在憋大招还是只有这个水平。

    高羽史彦仍在继续:“……到了晚上,身

    为搞笑艺人的我也不用担心失眠!只要贴一个唇膜就能马上睡着!至于为什么!因为——”

    他十分夸张地撅起嘴,在自己嘴巴上糊了一个粉红色唇膜,然后伸手去撕。

    “——撕,lip!!”

    然后嘭地一声直挺挺地向后一倒,装睡过去。

    上条夏安:……

    五条悟:……

    台下的面试官:……

    直播观众:……

    虽然剧场内开着暖气,但是众人依然感受到寒冷。

    高羽史彦看到台下没有人笑,有点失落:“咦,难道不好笑吗。”

    【546L:……我去裹层被子继续看直播。】

    【547L:已经春天了吗?我还以为冬至了。】

    【548L:这真的是入行多年的搞笑艺人吗……他为什么一直有饭吃。】

    【549L:回楼上,可能是因为有我这种冤大头吧……我看过他的表演,一言难尽。】

    上条夏安僵硬地扭头看向老师。

    五条悟沉重地点点头:“他也是。”被标记者。

    很好,每月额外开销再加50万日元。

    台下的导演看着旁边的摄像机,憋得满脸通红,强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,咬着牙问他:“你……为什么会从事这个行业。”

    【550L:我帮导演补全句子:你他妈来这干什么的?】

    【551L:哈哈哈哈笑死我了,导演不想在记者面前爆粗口,憋坏了吧?】

    【552L:怎么办,他表演都结束了,我才想笑,被观众的反应逗笑的。】

    【553L:神奇的搞笑艺人,只有台下观众觉得不好笑,其他人都觉得好笑的事情诞生了。】

    高羽史彦握拳,坚定地回答道:“因为这是我的梦想!”

    导演嘴唇哆嗦着……

    上条夏安:冷静,导演,还有更悲伤的事情等着你。你之后还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要跟这个人打交道……

    他看导演马上就会暴起,起身过去救场。

    上条夏安走到考官席,“那个什么,表演的很好,回去等消息吧,下一位面试者请上台。”

    高羽史彦疑惑:“诶?不是还需要抽取表演片段临场发挥吗?”

    “额,因为我们面试时间有限,所以需要缩短每人面试时间。”

    再让你演下去,导演要控制不住自己了。

    高羽史彦十分失落地走下台。

    负责面试演员的是钉崎野蔷薇和新田明,看到上条夏安走过来后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夏安~你们那边怎么样了?”被标记者找全了吗?

    上条夏安点头:“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【571L:咦,这不是上午见面会的那个少年吗?】

    【572L:话说,这个少年好像也是剧院负责人之一诶,听我朋友说还是最后终选的面试官之一。】

    【573L:这

    么说起来,其中几位面试官看上去也是高中生的样子,为什么啊?好不爽哦,被几个小屁孩指挥着。】

    【574L:就是,面试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交给小孩,好歹认真一点啊。】

    【575L:有没有一种可能,这些小孩儿都是咒术师呢?】

    朝日新闻的记者助理一直时刻关注着评论区动向,发现不对劲的时候第一时间告诉给记者。

    记者会意,提问道:“许多观众朋友们注意到负责面试的许多面试官中,有一部分十分年轻,他们还在上学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上条夏安停顿了一下,琢磨着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这时,画面之外突然插进一句解释。

    “东京第一咒术剧院是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的附属单位,因此有许多学生和老师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了这次招聘会。”

    记者愣了一下,镜头也跟着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五条悟微笑着出现在画面中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学生都是咒术师,虽然还没毕业但是跟普通学校不同,他们的课程以实践为主,全都具备独立出任务的社会能力,并且在参加这次招聘会前,所有学生和老师在都经过提前培训哦。”

    五条悟今天穿了一件款式简洁的白色卫衣,柔顺的长发随意地束在身后,精致的五官,修长的身形,将整个人衬托得十分清爽,有一种休闲居家的温馨感。

    【612L:!】

    【613L:!!】

    【614L:!!!!!】

    【615L:这!是!谁!】

    【616L:三分钟内!我要知道他全部信息!】

    【617L:@文春你们是终于倒闭了吗?该挖的信息不挖,不该挖的瞎挖?!电视里这个人!给我狠!挖!】

    【618L:这就是我刚才说的侧脸帅哥!没想到正脸更好看啊啊啊!原来不是艺人,是剧院负责人吗?!】

    【619L:强烈建议这个小哥亲自参演剧目!】

    【620L:附议!】

    记者也惊了一下,忍不住盯着青年异常好看的蓝色眼眸,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:“你、你好,请问这位先生是……?”

    五条悟耐心回答:“我是剧院负责人,五条悟。刚才听到这位女士的的提问,所以过来解答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五条先生也是咒术师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也是学校的老师。”

    评论区又刷过一排询问学校如何报名……

    五条悟知道后没有立刻拒绝:“我们学校是培养咒术师的学校,如果大家某一天突然能看见咒灵,请不要惊慌,先装作看不见的样子,然后联系学校或者剧院报名。”

    钉崎野蔷薇和新田明在旁边悄悄翻了个白眼,一脸无语地看着在镜头面前人模狗样的五条悟。

    新田明:“唉……五条先生这张脸真有欺骗性啊。”

    钉崎野蔷薇:“呵,要是真有人因为眼罩混

    蛋报考高专,估计上学第一天就要告我们欺/诈吧。”

    上条夏安看着被摄像疯狂怼脸拍摄的五条老师,默默走到自家同学旁边:“五条老师……真受欢迎呢……”

    钉崎野蔷薇面无表情:“要是大家知道他就是新闻上流窜在甜品店的眼罩怪人,你看他还受不受欢迎。”

    上条夏安:……

    确实,五条老师现在没戴眼罩,就连平时像刺猬一样立起来的头发,现在也变长了,很难让人把他跟新闻里的怪胎咒术师联想在一起。

    希望这个美丽的谎言多持续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咒术界首个公开发布的招聘会圆满结束,虽然网络上的热议仍未停止,但对于咒术高专的众人来说,终于可以把工作继续推进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之后,他们只需要拟定一份录取名单,剩下的工作都可以交给这些聘请的新人来做。

    只有五条悟和上条夏安两人的工作比较多,因为他们还需要改造被标记者的大脑。

    第一批改造对象只有两个人,也就是这些人里面工作能力比较突出,并且人品也十分值得信赖的两人——日车宽见和来栖华。

    改造之后,第一个找上他们的是日车宽见。

    自从发生法庭上的那起闹剧过后,日车宽见整个人都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奇葩的制度、混乱的管理,正义女神为了让法律不被个人情绪左右而被蒙上双眼,然而祂不知道代表法律本身的组织,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比起大部分人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他希望能够保持清醒,睁大双眼看清楚天秤两端的砝码。

    然而一名普通律师的努力是无用的,看得越是清楚,越会愤怒于糟糕的现状。

    于是他终究引火自焚。

    他浑浑噩噩躺在家里的地板上,收到一封又一封律所的拒绝信——他信仰法律,但现在,他好像被自己的信仰拒绝了。

    神情恍惚中,他想起含冤入狱的被告人,心中充满不知名的愤怒。

    他无意识地拿起家中的水果刀,来到法院门口,脚步虚浮。

    法院每一天都有案件审理,他看见了那天在审判现场的法官和检察官。这些人,就好像天秤上那几枚不公正的砝码,像恶臭蛆虫一样附着在正义女神的雕像上。

    蛆虫……需要被清理。

    大脑下意识闪现出这一句话,衣兜里的水果刀被用力握紧。

    ——“你看到咒术界的招聘信息了吗?”

    ——“看到了,好像也在招法务,你准备去吗?”

    两名法院的工作人员从他身旁经过,嘴里念叨着一个新奇的话题。

    咒术界?法务?

    如果普通人无法改变现状,那咒术界呢?

    如果被审判者是咒术师,检察院和法官还能继续维持他们那可笑的、百分之九十九的胜率吗?

    一颗希望的种子扎根在脑海,让他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手里的水果刀,觉得刚才的自己属实有些

    不理智。

    自己的信仰从未变化,将来也不会改变,既然已经坚持这么多年,现在还没到放弃的时候。

    总之先尝试去这个剧院应聘一下。

    意外得知自己录取后,他心里闪过一丝欣喜。以他的履历,按理来说无论应聘哪家律所或者公司都是轻而易举。这些天他求职碰壁,只是因为那些单位害怕检察院和法官记恨他们。

    剧院愿意录取他,是否证明咒术界并不惧怕这些检察院和法官的大人物呢?

    日车宽见原本死气沉沉的内心终于有了丝生气,就连每天上班的时候,都能努力保持自己的脸色不要太难看。

    今天,他走进剧院大门,恰巧看到负责安保的咒术师迎面走来,身后还跟一个眼熟的咒灵演员。

    这是很正常的情景,剧院里只有被调伏的咒灵,其他的咒灵都被祓除了,所以他们平时为了方便工作都是戴着眼镜的,看到这些咒灵演员们已经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他跟咒术师打了个招呼:“早上好,这是带着咒灵去休息室吗?”

    金发咒术师七海建人也礼貌地点点头,问了声好:“是啊,要带它……等等。”

    七海建人看着对方的脸,意识到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你的眼镜呢?”

    日车宽见睁大眼睛,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诶?眼镜?

    他低头,眼镜盒在手提包里安静地躺着,他还没拿出来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那咒术师背后的东西是什么?!

    七海建人知道面前的人已经改造了术师大脑,随时有可能觉醒,所以没太惊讶。

    他正准备带对方去找五条悟,但是突然间,他仿佛看到了什么,瞳孔剧烈收缩。

    七海建人握紧铊刀,声音低沉,听上去有一丝紧张:“你身后……”

    日车宽见有些懵逼地回头。

    一只陌生的、像斗篷一样的巨大怪物出现在身后。

    而它的手上,正端着一个象征法官的审判锤,恭敬地呈在他面前。!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